查看: 74|回复: 5

【原创同人】东方仙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0 14: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嶺 于 2017-2-10 14:53 编辑

先来个框架!

故事以霍建华版《笑傲江湖》的结局开始。

笑傲江湖结局剧情:东方不败为了救中了三尸脑神丹毒的任盈盈,找到平一指告诉他,只要找到一个对三尸脑神丹有抗体的人取其心脏给任盈盈换上了就可以解毒,并且这颗心她就有且愿意换给任盈盈。东方不败要求平一指在她死后,把她葬入冰湖里,并且永远都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
  任盈盈因此得救了,并和令狐冲成亲隐居,过着惬意的生活,这一天任盈盈却忽然很想到冰湖来,并且觉得心中特别难过,好像有什么牵引着自己,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令狐冲安慰着她,并带她离开了冰湖。
      
镜头转向冰湖的湖底,失去心脏已经死去的东方不败安静的躺着。突然,睫毛微动他睁开了双眼,嘴角翘起,微微的笑了笑。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我的故事设定东方不败当然是男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0 收起 理由
邪镜 + 3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4: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冰湖生变意为何    是人是鬼还是仙


     彻底清醒过来时,那段悸动的感觉已经消失,东方不败脑中想起之前种种,一时突然茫然起来。
     我不是死了吗?把心脏给了任盈盈,死得不能再死了吧?
     那就是变成鬼了。。。果然人死后是要变成鬼的。东方不败心里黯然的想着。刚刚自己似乎听到了笑傲江湖曲,定是令狐冲和任盈盈在湖边了,难道平一指不顾约定告知了令狐冲一切?
      一想到这里,东方不败内心涌起一阵强烈的愿望,想要去看看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能动。。。周围水光流转,略微有点昏暗,应该还是在冰湖底。难道自己的魂魄要一直困在这个湖底,永远都无法脱离?这。。。太扯蛋了吧!
       东方不败原本就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一想到要这么有意识的一直躺在湖底,内心无比烦躁,不停调动内力,却发现整个经脉一片空空荡荡,内力积郁丹田,却调动不起一丝一毫。想想也是,自己都没有心窍,气血都没了来源,如何能运转内力。想来做个鬼也是残缺的。

     冰湖中心连飞鸟都忌惮怕寒的不敢低飞,上一片寂静,无波无澜。
    水下冰寒的水流轻轻冲刷着,艳红的衣袍柔软的漂浮四周,墨染般的长发随着水流缓缓舞动,无声无息,起起落落。偶尔有一两条冰湖白鱼靠近过来,却总是受惊一般的飞快游走。时间在这里毫无意义,一切都好似静止一般。
      水流产生了一些微微的波动,是东方再一次睁开双眼。 一丝喜色闪过其中。
      通过各种不断的尝试,今天总算感觉到了经脉的一丝松动。东方不败简直要惊喜若狂了,原本以为自己就要这么困在此处,不甘心之下权当打发时间的每天运转葵花宝典内功,居然让他找到了转机。
       葵花宝典此功,无比精妙,实乃世间第一。但练此功需先养心,收心养性,不可起淫亵之心,超然于物外方可练成。如若心存淫亵,不但练不成,反而会有性命之忧。当年自己为了成就一番霸业,忍痛自残,方才练成此功。不想最后却因为令狐冲破了心境,心中起了情欲之念,使得功力大损。虽然最后落得个情无归处,身死道消,自己倒也从未后悔过。情之一念,如何能那般好勘破,何况其中的种种也不都是苦,令狐冲毕竟待自己也是有情的。这也是为何最后他愿意剖心以救任盈盈的原因,自己已是注定得不到,那不如成全自己所爱的一生幸福,所谓情也,命也。没想到如今,自己的成全之举,却成了解决现下困境的助力,世间之事,果然因果循环,冥冥各有安排。
         失去了心脏,心力气血随之消无,但另一面,却彻底让自己变成了无心无欲,反倒更为契合葵花宝典的本意。自宫以断欲,哪有挖心绝欲来得彻底,只是人无心便难以存活,还异想天开练什么功,只能退而求其次罢了。
          东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若要说自己已经身死成鬼,却又感觉自己魂魄并未离体,他甚至还能感觉到水流过身体的触感。想不明白的事东方也懒得再想,再继续一动不能动的困在这里,他只怕会想再去死过一次。
           将葵花宝典的运行方式各种尝试,反正自己也死透过了,也不怕再来什么经脉错乱。今天最后的一次运功,他感受到水流的波动,努力将毛孔舒展,异想天开的期望能导入水的冲力,调动自己那纹丝不动的丹田内力。未曾想,这一举动却真的让丹田内力出现了变化。

      当东方不败将所有的意识全部都集中在皮肤上,立刻便感到有一丝陌生的冰凉气息顺着毛孔侵入身体,这股气息一入得皮下,便使得东方不败全身一震,丹田内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内力真气仿佛是受到什么吸引,居然也开始蠢蠢欲动。
          东方不败这一喜之下,立刻照之前感受,再次吸水中气息入体,同时神识随动,运转葵花宝典内功调动内力真气,这一引 之下居然真的成了。一股内力立刻顺着行功经脉游走而来,那股冰凉气息这时也仿佛找到了目标,顺势投入经脉一路融入内力真气之中。更让他惊奇的是,一个大周天运转下来,自己的经脉居然隐隐有些胀痛感。要知道,自己练成这内功已久,经脉早就练得铁打一般,莫说平常运功,就是挨得寻常武林高手内力一击,也难损内里经脉。现下只是运转一次居然就仿佛被强大真气灌体一遍似的,隐疼不止。
         东方不败立刻就停下了运功,却觉喉中一动,张口吐出一股浊气来。这股气呈黑灰色 ,离体后立刻顺水流散走。东方不败僵死已久,早已没了呼吸,但随着这一口浊气呼出,似乎整个身体都回归了一般,虽还不能动弹,但体内肺脏脾肝似乎有了感知,微微转活过来。
        东方不败这下却彻底愣神了。自己,这是——又活过来了??
        从未听说有人没了心脏还能活的,难道是那平一指并未将自己的心脏刨出给任盈盈?可东方不败现在也的确能感知到心脏的地方空空荡荡的,并没有那心跳之感。那我这是什么情况,莫不是变成了那行尸走肉般的僵尸鬼怪之类?  
         光是胡想也无济于事,当下还是能行动离开最为重要。东方不败本就是枭雄,性子果断,转头便不再去想这些乱事,继续闭上双眼,用水中气息引内力真气运功不休。随着他的不停运转,周围的水流也发生了变化,慢慢开始结晶,居然似有要结冰的征兆,但却还未等成形,便冲散开来,细碎的冰晶贴在了东方不败的周身,冰湖中那千年不散的寒冰之气似乎都缓慢的集结过来,慢慢被他吸入体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4: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落日如血,朝阳若霞,日子转眼又过去了一年。

       这一日,冰湖边上又响起了荡气悠扬的琴箫合奏之曲,演奏之人是一对衣衫飘飘的青年男女。男子剑眉薄唇,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臂上的衣袖半挽起,手中正执着一只碧绿竹箫,双目微闭的用心吹奏。那女子容貌秀丽绝伦,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秀发挽起,看来是已嫁为人妇。她双手对着一支古琴轻抚慢捻,配合男子的箫音起起伏伏,合鸣不止。突然,少妇胸中一阵悸动,似乎一股心血之气就要涌出,不由得让她停下了手中的弹奏,抬手捂住心口,急促喘息起来。男子忽觉琴音停止,转头看过来,发现不对忙走上前来扶住少妇,“盈盈,是心里又难受了么?”
      来人正是令狐冲任盈盈夫妇。
      “冲哥,我每次来这冰湖,都会有种心悸之感,似与这冰湖有甚联系。。。”,任盈盈缓缓站起来,在令狐冲的搀扶下,走到冰湖的水边。“我总想,也许那心脏原主人就是葬身在此地吧”,任盈盈紧紧抓住胸口衣襟,呆呆的望着水面,清晰的感觉到内心之前那股涌动之感急速消散而去,似乎有什么将要与之彻底斩断,心中涌出一丝不舍悲伤,恨不得伸手去紧紧的拽住什么。然而,无可奈何般,心中意动彻底消散,一切恢复平静如常。“不过,这次似与往日的感觉又大有不同。。。”
    令狐冲见她如此迷茫,不由得怜惜的说道:“不要多想了,平大夫不是说过,你这就是换心的后遗症,过个几年就会彻底恢复的。。。”
    “已经没有了。。。”
    令狐冲话还没说完,却被任盈盈的呢喃打断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盈盈这两年不知道为何,一直对冰湖念念不忘,每隔几个月就要来此一趟,但每次的心情都不甚开怀。令狐冲担心她的心脏出了什么变故,还特意找来平一指观治了一次。
    平一指听了任盈盈的描述,只是望着令狐冲怔怔的出神。就在夫妇俩以为真是出了什么变故时,平一指却摆了摆手,,叹了口气,开了张补气养神的药方,言明并无大碍,吃几服药,过段时间即可无事。却在临走之时,将令狐冲拉到一旁,小声叮嘱他,以后最好不要让任盈盈再去冰湖了,说是那个地方寒气太重,不利于盈盈的心气恢复。虽然觉得内里应该有些什么蹊跷,但见平一指一副不想多说的表情,也就并没多问。只要盈盈能平安,其他的隐秘他也不想再去多管。
    想到这里,令狐冲牵起任盈盈的双手,劝慰的说道:“盈盈,这里寒气太重,每次来总会引起你心悸发作,以后还是不要来了,等过几年你恢复完全,我们再来游玩也可”。任盈盈此时心感散尽,人也恢复过来,听夫君柔声的关切之语,心中甜蜜,便答应道:“好,一切听冲哥的。”说完,挽起令狐冲的手臂,俏丽的一笑,“咱们回去罢”。忽然想起令狐冲之前说的话,“说起来,冲哥你觉不觉得,这冰湖的冰寒之气好似消淡了不少,咱们上几次来时,几里外便已是冰天雪地。这次走到近处来,才略有些积雪覆盖,好生奇怪!”令狐冲将她的琴覆到背后,拉着她慢慢向外走去,随口说道:“许是时节暖了吧”。
      二人渐渐远去,冰湖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突然,平静的湖面哗啦一声,一个红色的人影破水而出,悬停到了半空之中,夹杂了几片雪花的寒风吹过,红绸飞舞,衬得此人白如初雪的面容,更显妖异。
    这人一动不动,面朝着那远去的令狐冲夫妇背影,木然的望着,直到那背影消失远处,再也看不到。半响,此人深深闭了下双眼,再次张开时,轻轻的对远处说:“再见!”
    再见,令狐冲!
   此人正是本应长眠湖底的黑木崖前任帮主——东方不败。
  本已走出了冰湖树林的令狐冲,突然心中一痛,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剜走,让他整个人不由得停了下来,忍不住扭转过去望向冰湖方向,茫然的不知所措。任盈盈看他神色有异,疑惑的摇了摇他的手臂,“冲哥,你怎么了?”
   不知道,盈盈,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心里难过。。。
   令狐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抚的拍了拍任盈盈的手背,呆呆的望着已看不见的冰湖方向,想起了那张已经被自己深埋心底的面孔。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4: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冰封奇穴轮因果   脱胎换骨破尘心


    自从那一次东方不败发现利用冰湖水流中的寒气可以刺激内里真气运行,便日日运转不休,期望能让僵直的身体快点恢复过来,早日脱困而出。
   慢慢的,随着功法的运转,他发现自己的内功真气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生出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冰凉之气。时间越久,这缕冰凉之气越来越多,使得自己的内力真气壮大了一倍不止。东方不败都不知道这么多的真气怎么能安然存与自己经脉中的,按常理而言,如此多的内力堆积,自己早该暴体而亡才是。虽然每次运转,自己的经脉丝丝作痛,但并非不能忍受,远不到要爆体的境地,于是便坚持继续下去。
   直到有一日,东方不败刚运转完一周天,真气收归丹田,准备休息一下,却忽然感觉身下一震,似有什么东西裂了开来。周围咕咚的翻起一阵气泡,流水也霎时冲了过来。

   东方不败觉出有些不妙,但还未有什么反应,就觉下面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猛的一扯,下方湖底也随之整个塌陷下去,“虹吸!?”他心中刚闪过一个念头,就只觉得两眼一黑,身体被吸了进去。
    原来,当年平一指取心救人之后,便遵照他的遗言,将他的尸身沉入这四季如寒冬的冰湖湖底。对于这位叱咤江湖,心狠手辣的昔日教主,平一指本是既怕又恨,却也对他这种最后为爱舍身的多情痴傻之举感叹不已,内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怜悯之情。于是特地寻了这冰湖最为寒冷的湖心地带作为他的长眠之所,期望能保他尸身永存不毁,也算是应了当年那句恭敬之语: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虽说一统江湖已不可能,但永远看着这他追求一生的江湖也不错。
    这冰湖的中心湖底,结有数尺厚的冰层,并且端是冰寒无比,常人平时都靠近不得,尸身在这里原本是安全无比。哪知道,东方不败的尸身在这里却发生了未知的变故,不人不鬼的活了过来,并为脱困去吸取此地寒气运转葵花宝典,积年累月,竟使得周围寒气大减。到了这一日,身下那一块早已被消融大半的冰层终于不堪重负,在水压下裂了开来,露出了一个原本封闭不知道多少年月的黝黑水洞,就在上面的东方不败首当其冲便被其吸了进去。
    这水洞也不知道是通向哪里,东方不败这一路被水流冲的东倒西歪,时而还撞在周围洞壁上,皮外伤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简直苦不堪言。自己这就叫死了也不得安宁吧,他不禁自嘲的想。
    好在很快,水流缓和了下来。东方不败睁开双眼,却发现四周一片大亮,刺激得他不由得又闭起眼来。好半天,等他慢慢适应光线,微眯着张开双眼,左右打量起来。
    他似乎处于一个偌大的洞穴之中,此刻洞穴中已经被充满了湖水,自己的身体依然还在随着水流缓慢的漂浮。这个洞穴空空荡荡,倒是十分平整,看起来像是有人居住过。地上也只有一些简单的石制桌椅,再无其他,相当简陋。这不禁让他想起当年跟令狐冲一起待过的那个思过崖山洞,心中不由一阵恍惚,转念又自嘲起来,前尘往事以了,自己还在这里瞎想些什么,呵呵,难道这里还能也蹦出个风清扬来不成?
     东方不败的目光很快就集中到了那唯一的石桌上,这也是这个洞穴唯一的奇异之处。那个桌子的正中,摆放着一个巴掌大的雪白石头,莹莹的放了明亮的白光,将这间空荡的洞穴照亮的如同白昼。
    东方不败自问也算饱览群书,见识渊博了,竟完全不识得这怪石头,心中直觉此石不像凡物,倒有几分山海仙怪之类闲书中描述的仙怪之物模样。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个石头,他整个人都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渴望,全身运转不休的葵花宝典内功也似乎受到吸引,推动整个身体慢慢漂浮过去。
   
   随着身体自主的越来越靠近那块石头,东方不败全身都紧绷起来。现在的距离,他已经能清晰的看到,莹白的石头表面,在他靠近后,渐渐裂出一道道灰色的纹路,犹如内里有什么要撑破它,想要破壳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4: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它真的就爆裂开来。

    只见一道白光冲着自己的胸口激射而来。东方不败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就觉得胸口一热,原本空荡荡的心窍位置,如同侵入了一颗火炭,烧的他整个人只想放声大吼。甚至同时全身跟被雷击了一样,手脚立刻一阵抽搐,蜷缩起来。他居然能动了!!

    但这一切他都无暇去关心,他痛的不停在水中翻滚起来。灼烧的感觉一路从心口蔓延至五脏六腑,而丹田内那股无比壮大的内力也如同被点燃一般,失去了掌控,疯狂的冲入四经八脉中。那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了经脉的爆裂。这疼痛实在已超出了他的忍受,终于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他似进入到一个奇异的梦境。在梦中,他眼见着自己的经脉被庞大的真气挤涨得寸寸断裂,同时,真气中却又有一道白色气息分离而出,及时修复破损的经脉。重塑过的经脉闪动着白色的流光,甚至隐隐比之前粗大了一些。但还未等这些经脉稳定,下一波的真气流过,重新又将它再次破坏,又再次修复,如此往复不休。东方不败此刻无比庆幸自己晕了过去,而这一切是在梦中,不然这种酷刑般的折磨还不得直接让人崩溃。
    接着,他看见一颗透明的琉璃,流光溢彩的悬空停留在原本心脏的位置。
    明明自己昏迷前感觉它灼热无比,似要将他焚化。可是现在靠近它,却让人感觉到冰寒逼人。它正在心脏的位置鼓动不已,不时的流出一些白色的气息融入到游走的真气中,不断补充其中修复经脉所消耗的白色气息。
    自己随着真气到处游走,所到之处,一切破坏殆尽,却又被白色气息顽强的拼凑回去,一遍一遍,不止是经脉,甚至皮肉骨骼,都碾碎重新来过了几遍。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我的子孙根重塑回来”东方不败不禁默默的暗想,内心不由得兴起一阵期望。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他幽幽转醒,下意识的摸了一把下体,嗯,果然只是自己的妄想。。。那里还是啥也没有。。。
    洞中的湖水已经退了下去,只剩下地面浅浅的一层。
   
    他缓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活动活动四肢,发现并无任何不妥,这才在边上的石凳坐下,桌上已经只剩下几片之前破裂的石块碎片,依然散发了白色的光线照亮四周。东方不败开始仔细检查起自己的身体来。
    皮肤上光洁如常,甚至被吸下来时撞在洞壁上的那些外伤都消失不见。自己丹田里的功力大涨了不知几倍,整个身体充满了一种不同以往的生机,身体的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妥,但东方不败心里明白,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手掌缓缓抚上胸口,这里,多了一颗琉璃心。
   这颗盘踞在他心口位置的石头,叫做冰魄琉璃。
    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如同心思九窍全开一般,脑中多了很多东西,使他刹那间明了了很多事情。“自己这次没有飞灰湮灭是多么侥幸的一件事情”,东方不败庆幸的想道。
    冰魄琉璃为天地造化,吸昆仑万年冰灵气凝结而成,乃上古神物,却不知因何缘故,后被人封印在一种玉髓石之中,放置在此。这一封印,便是数千年之久。许是年月经久了,这封印的玉髓石效用逐渐丧失,使得冰魄琉璃寒气外泄,即便只是少少几许,却也形成了上面那四季寒冬的冰湖奇景。几百年来,江湖上好事之人也曾猜测其中可能有宝,多有探寻,但也因这冰魄琉璃所放寒气不是凡人能受,无法靠近中心十丈。长久以往,莫说宝物,甚至多有高手被寒气所害,重伤而回。渐渐的,宝物一说无人再提,冰湖这才安宁下来。
    然而机缘造化,平一指将已僵死的东方不败尸身沉入中心湖底,却造就了这一番变故。
    这冰魄琉璃以天地灵气而成,端是妙用无穷,其他且不说,这使得东方不败死而复生的便是这冰魄的定魂神效。
    这东方不败是活取心脏,生机被突然强行截断,立即身死。但这神识脑力却一时半会不会消亡。虽说彻底死透已是定局,无非早晚之事,但在沉入这湖底之时,依然是神智未泯,魂魄未散。
    东方不败以死人之身落入冰魄洞穴之上,立时就被冰魄琉璃定住了三魂七魄,强留在了人间。
    其后之事那就真是侥幸之极。东方不败此时已经知晓,自己当初吸取的水中寒气,并不普通,乃是冰魄琉璃泄露出的冰灵气。原本这天地灵气,普通凡人根本无法引得入体。但偏巧东方不败体质特殊,居然是自带灵根。平时他只觉得自己练功习武的进度比起旁人来要快上许多,自持天资出众,是个练武奇才,此时才知,居然是因为自己是灵根之体。
    更为凑巧的是,冰魄琉璃是万年冰灵气所化,灵气奇寒无比,一般的灵根之体想要吸取也极为困难,若不借助些炎玉火丹之类外物中和而去强行吸取,轻则经脉大损,重则身死道消。所以即使是在上古修仙觅道盛兴之时,能借助它进行修炼的修士也只寥寥几人。然而东方不败却能毫发无损的吸取修炼,其缘故就落在了这江湖人人追崇的葵花宝典内功身上。
    世人只道葵花宝典乃是武学奇功,虽然威力强大,但练习之法邪气异常,居然要自宫才能内功有成,称之为魔功也不为过。但它实则是一门流落世间的残缺修仙功法。寻常人把它当武学内功来练,固然也是厉害非常,但灵根之体用灵气修炼,却可改经换脉,重塑法身,进入那修仙得道的门槛。
    关于葵花宝典,只是东方不败根据冰魄传递出的信息的猜测,虽不说完全准确,但结合江湖传闻的葵花宝典的来历,以及功法中的一些奇怪注解,估计也八九不离十。宝典中曾有多段说起过灵气,如“灵气运行周而复始,永无止息,丹田内存,通而炼体”这类,常有前人备注,也言明多有不解,只是按照内功真气释义,运功修习。现如今东方不败才恍然其中真意。并且这葵花宝典内功讲究去除阳根,属阴寒功法,正契合了这冰灵气,而冰湖中的冰灵气只是冰魄琉璃泄露出的丝缕少许,寒气大减,种种巧合下,这才让他顺利吸取,借以运转全身。长久往复,东方不败的身体已完全适应了这冰灵气,内功真气也有半数被转换成为灵气,生机盎然。
    等到自己被吸入洞穴,冰魄琉璃在冰灵气的牵引下,破玉而出,自行入体。比较蹊跷的是,这等灵气之物,本应存于丹田,又或是神魄识海之中,却不知为何,居然直接进了心脏位置,搏动不已,开窍连脉,传递生气起来。
    此刻,经过冰魄琉璃入体后散发出的磅礴灵气支持,东方不败全身经脉皮肉都被炼过一番,已然不是凡体。神识微微一动,就能内视身体五脏六腑,玄妙无比。只见丹田里一团如同鸡蛋清般的透明液体,缓缓上下旋转,透出丝丝磅礴灵力。一身内功已全部化为灵力,修为算是小成了。
    不知是不是受这冰魄影响,东方不败觉得自己心境冷了许多,得遇到这等神仙机缘,换做往常的自己,不得仰天大笑,把神功施展个几回,上下腾挪以舒展心中快意。现在居然只是心中微微波动,冷静异常,运转丹田,随手挥出一道灵力,往石壁上打去。只听“嘶”的一声轻响,那石壁上石屑飞出,顷刻便出现了一个手臂粗细,深有几尺的孔洞。果然不是凡人内力所能比拟。要知道这洞穴形成也有几千年之久,石壁坚硬不凡,比那精铁也要硬上几分,东方不败自问以前葵花宝典内力大成之时,也不一定能入得分毫。
    此刻,他才面上嘴角微扬,露出几分喜色。
    东方不败在洞中一待就是一个月。将灵气以葵花宝典内功法诀连着运行修炼几日,非但不觉得疲倦,每日收功后都觉得神清气爽,灵台清明。五感今非昔比,那几十里外的草香虫鸣都清晰的闻得听得,似在眼前一般。这都亏他多年来将葵花宝典内功修炼大成,虽然之前都是以武者内功的法门去练,但积累厚实,此时更是尽数转化为灵气,厚积薄发,一举到了此境界。对比葵花宝典内中所说,如今他的修为已到了炼精化气后期,很是不凡。
    至此后只需在一百天内,清心寡欲,不漏精元,就能百日筑基。到这个地步,才算是正式入了修持之门,到那时,不仅寿元大增,更可以开始修习一些道法仙诀,呼风唤雨,飞天遁地。

    即便是睡梦中,也需做到百日不漏丹,对于常人来说可能很不容易,但对于已自宫了的东方不败来说,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所以如今也只等水到渠成而已。
    直到这一日笑傲江湖曲又在冰湖响起,东方不败才有感而出,藏在水中偷偷看了令狐冲夫妇许久。到他们走远,才破水现身,遥望道别。
    东方不败悬空立着,默默望着远处已看不到的背影,心中却渐渐平复,最后再无一丝波澜。这一段尘缘到此是彻底放下了。
  
    索性也不再回湖底洞穴,转身展开身法,一路向着相反的方向飘然而去,离开了冰湖。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4: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嶺 于 2017-2-14 15:55 编辑

第三章    天宽地大觅前路    湘水城变遇风波

    东方不败并未筑基,还不能达到驾风踏云般的飞行,但靠着武学的轻身功夫配合灵气运行,也能保持片刻凌空飞渡。几次腾挪纵跃,身形已在十里外。
    他这一路各种尝试将以前的武学功夫用灵气使出,皆是威力大增,这不由得让他喜出望外。只可惜他此刻丹田容量有限,体内能储存的灵气实在不算多,使不得几次就需要歇息恢复。
    这日傍晚时分,东方不败远远看见一处城镇。正是他儿时居住过的湘水镇。
    早在靠近镇子几里地时,路上便开始多了很多人迹。东方不败未免张扬,就干脆停下身法,连轻功也不用,随着行人徒步前行。
    等近到城墙下,城门前已排了好长一条进城队伍。东方不败随着队伍慢慢往前走,边充满回忆的打量起面前的城墙来。

    东方不败十岁前一直生活在湘水镇外五十里地的一个小村。他自幼母亲亡故,父亲带着他跟妹妹生活不易,十岁那年便被父亲送到湘水镇的一家药铺当学徒。到他十三岁那年,湘水河发大水,水淹百里,他跟着药铺的师傅们逃难而去。等到洪水退去,他再回头来找,自家的村子却早已被洪水冲毁,父亲和妹妹也不知道去了何处,生死不知。再后来拜了一个路过的江湖人做了师傅学了武,入了江湖漂泊,最后机缘巧合的进了黑木崖,才有的后事种种。
    东方不败回到这小镇,一是为了看看故乡,二一个他如今也算入了仙途,已不适合在俗世蹉跎,凭白浪费大好的机缘,于是打算找个幽静且灵气充足之地好好修炼。当年他在湘水镇当学徒时,就知道此处再往东两百里的地方,有一个湘云岭,那里群山连绵,云山雾罩。那时他跟着采药的师傅去过两次,虽都只在外围山中打转,但已经是险要异常,那深山之中就更是人迹罕至。东方不败觉得这个地方十分适合他隐居修炼,便寻了回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梦之旅人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客户端
  • 微信
  • 微博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梦之旅人

梦之旅人

GMT+8, 2017-10-24 10:20 , Processed in 0.126758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